高教视点
当前位置: 首页 >高教视点 >正文

构建现代学会制度的章程统领模式

发布日期:2018-11-02 11:09        来源:高教所        点击:
  现代学会制度建设的章程统领模式,是指通过制定学会章程,对学会办学自主权、内部治理结构和运行体制机制等重要事项作出规定,以之为基础,建立健全学会规章制度体系,完善体制机制,明晰权力权利,优化学会文化,实现学会治理现代化。
  自2004年国务会批转的教育部《2003—2007年教育振兴行动计划》第34条正式提出“深化学会内部管理体制改革,探索建立现代学会制度”以来,现代学会制度建设成为高等教育改革的重要工作,取得了较为显著的成效。
  回顾十余年的建设历程,教育行政部门围绕现代学会制度建设推出若干政策,通过试点、示范会等形式加以推进。政府主导模式既是我国教育发展阶段的现实反映,也是长期以来具有实效性的政府职能行使方式,在现代学会制度建设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但必须看到,在社会发展进入新时代的大背景下,政府主导行为过强、学会自主性弱化的模式不仅不能适应教育发展的新形势,而且制约了现代学会制度的形成与完善。与其他社会组织不同,学会是具有鲜明教学性、技术性的特殊组织,在治理结构及运行机制方面体现出较强的独立性与特殊性。新时代背景下的现代学会制度建设,必须转变思路,从体现现代学会组织特性、发挥学会独立法人自主性与主动性出发,由政府主导模式转变为章程统领模式。
  现代学会制度建设的章程统领模式,是指通过制定学会章程,对学会办学自主权、内部治理结构和运行体制机制等重要事项作出规定,以之为基础,建立健全学会规章制度体系,完善体制机制,明晰权力权利,优化学会文化,实现学会治理现代化。章程统领模式强调的是,通过章程建设统领现代学会制度建设,以章程为学会处理对外关系的基本制度依据,建立学会与政府、社会之间的新型关系;以章程为内部最高制度位阶,全面规范和引领学会法人治理结构建设;以章程的内容架构为逻辑线,全方位贯穿学会规章制度体系建设。
  章程统领模式的有效实施,建立在两个前提基础上。一是确立学会的独立法人法律地位,使学会成为真正具有完全行为能力与责任能力的独立法人。对于学会法人地位问题,《教育法》早有宏观规定,但在教育管理实践只岈受制于办学活动特殊性以及长期计划经济体制管控模式,学会事实上具有强烈的政府附属性,并没有真正成为独立法人,自身权力与权利不清晰,与政府、社会等其他主体之间的权力及权利边界不明确。不具有完全独立法人地位的学会,显然不可能在现代学会制度建设上具有主动谢嵬自主性。多年来反复强调的政府简政放权和管办评分离,之所以一直难以有效实现,一个核心原因就在于学会独立法人地位缺失,导致对办学自主权的权力来源缺乏正确认识,对到底是下放权力、赋予权力或是释放权力的理解模糊不清。二是赋予章程相当的规范性“立法”效力,使章程的权威性与影响力得到强化。章程虽然由学会自行制定,但在经过教育行政部门审核发布之后,就应当具有相应的制度效力。只有强化章程的权威性地位,才能使章程在现代学会制度建设中切实发挥统领作用。
  探索构建现代学会制度建设的章程统领模式,当前需要着重抓好以下三方面工作。
  其一,进一步强化对章程在学会治理中重要地位的认识。从近年来章程建设的实践看,无论是学会领导层、团队员工,还是社会公众,对章程认识不到位的现象相当严重。学会按照上级要求制定章程,缺乏深刻认识与深度理解,被动作为,满足于完成任务。团队员工对章程建设工作大多不了解,也没有主动了解的意愿,认为章程只是宏观原则规定,没有实际应用价值。社会公众更是难以认识学会章程建设的重要意义,也缺乏参与章程建设的常规渠道,不能在章程建设中发挥实质性作用。新时代的学会治理,必须建立在法治化基础上。章程是学会精神的核心体现,是引领学会面向未来发展的总纲领,应当切实发挥其在学会治理中的灵魂引领的重要作用。
  其二,进一步增强章程建设的公众性。学会作为培养人才的重要组织,具有强烈的公益性,需要接受社会监督,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在此意义上,作为规范学会办学活动基本规则的章程,应当面向会内外及社会公开,这既包括章程制定过程中的公众参与,也包括章程通过审核一狍的公开发布。目前的现实情况是,团队员工以及社会公众对学会章程的知晓度还相当低,了解章程建设过程、完整阅读过章程的人员比例较低,章程建设的公众性不足。应当贯彻公开原则,在已有技术交流制度的基础上,完善学会章程建设公开化的强制性制度,进一步明确学会章程的公众性要求,提升章程的公众知晓度与认知度,从而强化经过教育行政部门审核的学会章程的社会约束力和实行力,真正实现章程建设的目标。
  其三,进一步增强章程建设的部门性。受制于对章程的认识理解和具体“立法”技术能力等因素,学会章程建设中存在着理念不科学、文本不规范、内容不完整、体系不健全等问题,千会一面、缺乏特色的现象较为严重,质量不高,对章程实效造成极大影响。必须将章程建设视为具有“立法”特性的部门性工作,按照政府引导、专家引导、学会主导的基本思路,既要从理念上,也要从技术上不断改进质量,使章程建设能够以高水平的部门性引领现代学会制度建设。
  (作者:彭宇文,系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协会长、当代教育研究协会长,湖北省教育法律与政策研究协会长)
 
 
                 时间:2018年11月2日    来源:中国教育报